• logo
  • 斯诺克新闻 斯诺克新闻

    7年后克鲁斯堡经典再现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分享到:

    2018年5月6日

    年少的二人 年少的二人

      约翰-希金斯vs马克-威廉姆斯。

      看到这样的决赛对阵,我一时语塞。是因为内心情感的激荡,超出了我能够驾驭和表达的范围。

      我曾经畅想,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他们再举起那座久负盛名的奖杯。我曾经听说,他们两人距离三大赛冠军已经比天涯海角更为遥远。可是就在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年份,突然间,在人们不抱信心的期待中,两个人竟一起来到了最后的终点。

      希金斯——斯诺克届唯一的胜负师

      体力和精力的残缺已经几乎给他的职业生涯画上成就的句点。任凭他的技艺仍旧有多么高超,那精确的围球,那滴水不漏的攻守,都会刹那间随着他专注力的失去而化为乌有。在年轻人的冲击面前,他左支右绌,已是摇摇欲坠。

      面对特朗普3-7落后的希金斯,面对威尔逊疯狂反扑的希金斯,一如去年面对塞尔比无可奈何的希金斯,就像一个身染沉疴的临终病人,他的肉体已经腐朽在病榻之上,只靠着他的一点精神力量、斗志信念在苦苦支撑,仿佛是他的一股灵魂在克鲁斯堡的舞台上游走,这口气如果能够撑住了、顶过去,他就继续前进,一旦这口气垮了下来,他就会一泻千里。

      然而这一次他顶住了。两场比赛的关键局面,9-11面对特朗普退无可退的境地,半决赛第四阶段被威尔逊追到12-13的边缘,我们恍惚看到一个巅峰中的张海根,一次次面对不成功便成仁的拼球不带有一丝犹豫,不带有一毫手软。

      这是一个可怕的巫师,每每在比赛中最不可能的境地爆发出最神奇的力量,在长局的中段咬住对手,在最后的冲刺甩开敌人。如果后世评价在比赛关键时刻的关键先生,不是这位斯诺克届唯一的胜负师,又能有谁呢?

      威廉姆斯——不知疲倦的老马

      在七五三杰之中,威廉姆斯看似是一个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流星式人物。但正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他虽然随性却绝不放弃的斗志,让他成为了那夜空中虽不闪亮却最为独特的星。

      在这样一场他无论如何挣扎却从来无法实现分数反超的半决赛上,球迷内心的挣扎跟着场上这位斗士内心的压抑在同样的节拍上跳动。三个阶段过后,不能翻身却失误越来越多的老马让人开始对他的境遇和可能面临的结局感到哀恸。

      可世界上只有战死疆场的马叔,没有坐以待毙的桂莲。在双方表现都出现了明显波动的比赛最后阶段,老马像一头嗅到鲜血的恶狼,猛烈地撕咬着,哪怕一次次被击退,他又一次次地向前。终究,霍师傅退让了,终局的几次击球选择透露出了他的胆怯。马叔不顾一切地咬住了他的脖颈咽喉:一颗黑球,那诡异的反角在左手位看来恰似1985年世锦赛决赛上的那个决胜黑球,难道又是打薄?不,黑球在袋角犹豫了两下,终于给出了马叔这15年来的等待最满意的回答。

      上一次的决赛,还是那个单赛季席卷三冠的黄金年代。

      如果说希金斯的胜利,来源于他的老成谋国,是他隐而未发的实力体现。那马威的胜利,就来源于他跟对手拼到弹尽粮绝、刺刀见红的不顾一切。

      复古的赛季

      2017/2018赛季,已经年过不惑的七五三杰“横空出世”。奥沙利文拿到了5个排名赛的冠军,希金斯和威廉姆斯分别拿到了2个排名赛的冠军然后神乎其技地会师了世锦赛的决赛。如果赛季初有人跟我说这些,我一定怒斥他根本就不懂球,属于天方夜谭。但是现在事实摆在我们面前的,这对1999年、2000年、2011年的世锦赛半决赛交手冤家,如今在征战职业将近30年时第一次在世锦赛决赛较量,这是要弥补20年前的缺憾,还是要书写更加不可思议的神话?

      这样的一个赛季,是七五三杰的复兴,还是他们最后一次盛放的烟火?

      繁华过后,究竟是喧嚣盛世,还是湮灭凋零?

      斯诺克的前途,又是光明还是黯淡?

      珍惜当下

      当看到这样的一组对阵从愿望变成现实,这可能是很大一部分球迷自从看球以来就心心念念,却从来没有成真的一种对阵。面对这样一场决赛,我们能做的就是珍惜,珍惜其每一分,每一秒。

      我希望他们打满35局,最后争到重置黑球,然后两个人共同举起世锦赛冠军的奖杯。他们的存在,超越了斯诺克中的冠军本身。对于生逢那个年代的球迷来说,这是一种怀念,一种信仰,一种对这项运动的深爱的根源。

      对于我来说,12年前的那场中国赛的决赛,就是一切的发端。虽然很小时候就爱看台球皇帝亨德利的统治表演,但连球都分不清的小孩又怎么知道什么是一场比赛。真正知道一场比赛的意义,就是自2006年的中国公开赛上,这两位高人的17局苦斗而来。17局比赛,从0平到8平,没有一个人能领先超过1局,每一局都蕴含着当时看来最高精尖的斯诺克技术,甚至第一次见证了乱红围黑的局面。自那以后,这两个人留在我脑海中的印象,就只有经典可以形容。

      2010/11赛季,希金斯禁赛复出,面对回春的老马,英锦赛在5-9和已经超分的绝境下神奇逆转,世锦赛半决赛又再次将他拒之决赛门外。这已经是两个人最后的决赛和世锦赛交手记录。今日重逢,虽不愿提,也不能不提两人的恩怨。若论今日之比赛,希金斯从状态、赛程上都占了马叔一个身位的优势,可是比赛,这两个人之间的比赛,又岂是可以预料的。

      未来两日的时间。劝君少睡眠,此赛难再现。

      (朱子骁)

    -->来源:新体阅读:163921

    更多新闻:

    下一条:决赛前瞻:75双雄火星撞地球 谁夺冠都将创无数纪录
    *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Email:7399901@qq.com
     您好: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官方QQ群:60775081